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武侠江湖 > 笑书生Ⅰ:傀儡戏(书号:10084)
笑书生Ⅰ:傀儡戏  文/李天强

第一章    伤心花开 金翎箭落

  远方,大概是远至那片终年青翠欲滴的柏树林内,有人在唱着一阕词。

  声音凄婉苍凉,幽怨绵长,似是采药的伤心人,抑或是牧牛的隐居者。歌词唱道:

  金榜题名书生梦,却入红尘草莽?#23567;?/p>

  最快意恩仇,睹佳人香舞。

  轻纱影,弄秋风,醉了英雄。

  珠光剑气碧烟横,昔人蜜语都成空。

  饮遍他乡水,淌尽少年泪。

  念旧人,情场事,懵懵懂懂。

  这词里讲的大概是一个本该金榜题名的书生却堕入江湖红尘的故事。最快意恩仇的英雄少年为舞弄秋风的佳人所醉,女子却在历经富贵和武?#32456;?#26007;的动乱后弃人远去。书生也从此浪迹他乡,饮遍了异乡水,为种种情,淌尽了少年泪,却依然念着旧人。青丝成白头,耗费多年,对这情场事,却依旧只是懵懵懂懂。

  唱词人或许就是那‘饮遍他乡水’的书生,才会唱得如此催人落泪。不知这已经迟暮的老人是否还在思念着那“轻纱影,弄秋风”的昔人,他那歌声中的幽怨是在怨昔人无情?还是在怨江湖无义?碎了自己的美梦。

  但千百年来,山河不变,江湖依旧,只是少年和佳人在不断更迭。上演的,却是大同小异的凄凉故事。

  武林江湖的恩怨传?#24515;?#19981;是要用旧人剑刺了新人心,而人世间的情感交接也莫不是要用当年情催下今人泪。

  新人唱旧词,才最是哀怨。

  此时此刻,那边远方的旧人只能唱着旧词祭奠当年的江湖情,而另一边却有两个声音正在议论着当今江湖。

  “江湖中人近十年来认为这世上最大的一句谎言是什么?”

  “百无一用是书生。”

  “为什么?”

  “因为近十年来武林中无论是成名已久的飞?#20004;?#21290;,或是建派逾百年的剑宗拳?#29275;?#26368;最不敢惹的就是身着一袭整洁细绸白衣,看似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既然是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仗武扬名的武林豪强们又怎么会惧怕于斯?”

  “因为二十五年前江湖中忽地冒出了个叫做‘书生盟’的组织,武林中人心想‘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些不知‘劳动’,成天捧着油墨书的呆子们,过的应该都是食不果腹的穷酸日子,哪?#24515;?#21147;和一刀破人头,两拳裂顽石的武夫豪侠们争夺名望财富?于是‘铜掌帮’依旧按照老规矩去向这个临近建派的新茬收取保护费,结果保护费收取不成,铜掌帮众百余人反而全被削去了右手?#32456;疲?#27494;林?#32433;?#38663;惊。那一月中前后?#20889;?#23567;十余个帮派闻声前?#21019;?#28909;闹,嚷着要为‘铜掌帮’索取一个公道,实则是想趁此机会逞英雄,露风头。结果尽都在‘百无一用’的书生们面前留下了些许肢体器官以表‘悔恨歉意’,或是手足?#38393;?#25110;是眼鼻嘴舌,抑或者是脑袋!这十数年来已有不下百余位不信鬼的武林中人尽都作了惨死冤鬼!”

  说这话的是一老一少两个男子。老者问,少年答。

  老者大?#23478;?#26377;六十余岁,少年在十九左右。老人已是满头华发,银白如雪,苍老瘦削的面庞之上和举手投足间皆带着些许冷峻。

  少年人则生得浓眉大眼,额角饱满,一张英武豪迈的面庞上透着一股在乡村田野间长大的少年独有的?#20937;?#30174;气。他在言谈时也是不住的左顾右盼,眉飞色舞,活泼灵动的神态举止透露出的正是青春少年对这大千世界、人类生命的热爱和享受。

  少年时不时铲出一脚在官道马路上,将碎石子踢得老远,半晌才传来落地声响,却已经由于距离太远而极其微弱。

  是时正值冬至清晨,薄雾微霜,寒风料峭。一?#21482;?#32418;却缺乏?#38706;?#30340;红日正从东方天际缓缓探出身子,软弱无力的阳光线条?#36828;既?#21270;在了清晨雾?#20384;錚?#26406;朦胧胧,空气中好似漂浮着团团金色剔透的纱衣。

  这山谷间的雾气尤为厚重,身旁丈余之外不见他物,?#20185;?#20004;人行走其间恍如漫步在天堂仙境,飘飘渺渺。

  但这里?#31449;?#19981;是什么蓬莱仙境,只是成都府一个普通平常的村镇山谷,晨景凄美,宛如仙境罢了。

  这一老一少也不是什么不染纤尘,本领通天的天神仙童,只是成都府地灵江镇上的普通屠夫肉贩。

  老者?#20183;?#21517;浮屠,镇上居民平时都唤他作铁屠夫。另一少年人是他的儿子,叫做铁骇涛,只因他自幼喜爱吃核桃,小名?#21482;?#20316;“铁核桃?#34180;?/p>

  “铁核桃”总是随身携带着一大袋核桃,褡裢布袋就斜背在他腰际一侧。但他袋中的核桃却不是什?#21050;?#26680;桃,只是些从自家房后山上核桃树上采摘下来的普通核桃。

  “咔擦”一声脆响,铁骇涛又捏碎了两个核桃。

  随着脆响声,?#20185;?#20004;人也自晨雾迷障中踏出了山谷口,大道开阔,雾障稀松了,也终于完全看清?#20185;?#20004;人的衣着形态。

  两人?#36828;?#31359;着一身灰土油亮的粗麻衣裳,脚踩早?#28895;?#24471;变形了的自家?#31181;?#30340;青?#20339;ィ?#38081;骇涛的右脚大?#31895;?#26356;是探出头来与青天相对,与大地相?#20303;?#20294;他却浑然不觉,只管细心的挑选着掌心的核桃仁抛入嘴里,一边对他父亲的提问对答如流。两人的衣袍上偶尔可见一团粪渍污水沾染其上,更别提一双臭气熏熏的破布鞋了。

  铁浮屠?#31181;心?#30528;一根竹响篙,“哗?#19981;?#21862;”的分别拍在前面的三头猪身上,从容?#19979;貳?#38081;骇涛则只是一手提着半小?#23601;?#28165;水,悠然的跟在后面,他高高的挽着袖子,露出粗壮结实的手臂,焕发出少年人独有的勃勃生机,那古铜油亮的皮肤下鼓起的筋肉线条,?#36335;?#20805;满了源源不断的力量。

  “你什么时候能将力?#31354;?#25511;得这般均匀了?”

  铁浮屠嘴里“嘘嘘”的催赶着身前的?#25163;恚?#22836;也不回的淡淡?#23454;健?/p>

  “早就可以了!——爹,你叫我练好武功技巧,了解熟记武林?#20889;?#22823;小小的恩怨纷争,但?#21019;?#30528;我做了十九年的小屠夫,这有意思么??#30887;?#39559;涛一脸极度厌烦的望了望掌心两个碎得一般细腻的核桃,抱怨道。

  铁浮屠嘴?#38738;?#22149;了一下,还?#21019;?#35805;,身后山谷中突然?#26032;?#22070;长鸣,一阵踢踏蹄响。

  两人闻声忍不住扭头望去,只见?#33080;?#38654;霭中奔出来两匹枣红健马,马嘴带沫,显然?#19979;?#24050;久。

  马身上跨坐着两个精瘦男子,劲装疾服,行色匆匆。

  “哎?#21073;?#21863;啧啧啧,英姿飒爽好侠士!?#30887;?#39559;涛细细咀嚼着嘴里的核桃仁,忍不住由衷的赞叹道,目光盯视在转?#24067;?#36828;远前行而去的健马侠客的身上,更是充满了向往。

  铁浮?#21171;?#30528;这两人的眼神却是冷峻中充满了不解的思索,甚至忘了自己赶着的三头猪早已被马嘶声吓得蹿入?#35828;?#26049;的河?#36947;錚?#31455;赖躺在了浅沟中,偷得片刻休憩。

  铁骇涛当先?#20174;?#36807;来,夺过他父亲手上的竹响篙,纵?#30342;旧恚强?#26791;粗壮的身体竟如同乱花丛中的蝴蝶般翩翩然回旋而起。

  手腕抖动处,竹篙脆响,竹条四散成花,朵朵竹花?#36335;?#38271;了眼睛一般,专落在那三头猪的屁股上。刹那间三只已滚成泥像般的?#25163;矸路?#35302;电般从?#36947;?#24377;跳?#20284;?#26469;,重新蹿上官道大路。而铁骇涛的身子也在空中回旋出一?#20301;?#24418;后稳稳飘落在马路上,身上?#20945;?#30528;一?#25991;?#27700;,手中提着的?#23601;?#26356;未淌出半滴水来!

  他刚才赶猪出沟的这一连串腾?#19981;?#25171;的招式中竟融合了一套极其巧妙的步法、轻功和棍术!

  “我已叮嘱过你多少次,赶猪便赶猪,卖弄功夫作什么??#30887;?#28014;屠回过神来,拧着眉头责备铁骇涛。

  “嘿!你只教我功夫,不让我闯荡江湖便就罢了,连打猪也不让使出来么?那还练功夫搞什么鬼?强身健体??#30887;?#39559;涛刚刚稳住身子,满面春风得意,以为他父亲会再次诧异他的功夫长进竟如此之快,好好夸赞他一番,却不料竟意外的换得来一句责?#31119;?#24403;下像个小孩?#24433;?#19968;跺?#29275;?#21866;的一声摔掉了手中的竹篙,怒气冲冲的反问道。

  铁浮屠只得摇头长叹,满脸无奈的上前弯腰拾起竹篙,缓缓的赶着猪继续?#19979;貳?/p>

  “你随我卖力习武,只是为了一心闯荡江湖?”

  “那是当然!”

  铁骇?#20301;?#32531;的随步在他父亲身后,听得父亲口?#23567;按?#33633;江湖”四字时忍不住?#32622;?#23637;颜开?#20284;?#26469;,满心向往,即刻?#25238;?#25130;铁的回答道,却不见他父亲听得眉?#26041;?#30385;。

  知?#24189;?#33509;?#31119;?#38081;浮屠当然早知凭儿子任侠仗义的性格迟早是要孤身浪迹江湖的,但在听得他亲口肯定的答复时仍旧忍不住心头漫?#20384;?#19968;阵刀绞。

  只因他是再熟悉铁骇涛心?#20852;?#21521;往的江湖不过了。

  “哎!爹,你看吴屠夫都将他儿子送去考秀才了,卖羊肉的姚老板的儿子听说?#23478;?#32463;考上举人了,你当真打算让我?#24189;?#30340;班,做个杀猪匠么?你就——你?#22836;?#24515;大胆的让我去江湖?#20889;?#33633;一番呗!我保证能干出一番大事?#36947;矗?#35753;你老比那儿子考上举人的姚老板还面上有光!”

  铁骇涛越说越激动,最终心一横,终于向他爹乞求了出来。

  “念书入仕,官场奸诈,习武行侠,江湖凶险。早知你一心如此,我也就不会教你功夫了。你认为自己一直身处江湖之外,认为自己永远只是一介安稳平民??#30887;?#28014;屠将竹篙往?#25163;?#36523;上的污泥处一?#31119;?#19968;边问道。

  “那不是么??#30887;?#39559;涛抬手将清水冲在了竹篙指处的污泥上,污水牵着线淌在官道上。

  铁浮屠道:“我只问你刚才经过的两匹马上都坐了些什么人?”

  铁骇涛随即扬眉道:“这还不简单么?只管看那两人胸前青衫上的一团红绣熊熊火焰,便能断定他两人是泉州‘?#20570;?#27583;’的门下子弟。”

  铁浮屠道:?#21834;做?#27583;’远在南海泉州,门下弟子又怎会不远千里横跨长江,来这偏远西蜀之地做什么?”

  铁骇?#25105;?#22836;轻笑,对此不以为然的道:“这有什么稀奇的?我听说‘笑书生’这些日子还已经到了成都府了呢!?#20570;?#27583;就不能来这里么?”

  “笑书生?是书生盟的‘文武圣使,笑面护法’萧一笑?”

  铁浮屠的语气显得更加的疑惑震惊,眉头也皱得更紧了。

  “对啊!萧一笑,笑书生的名气在江湖中早已人尽皆知,除了他还?#20852;?#37197;得上‘笑书生’这个名号?”

  铁骇涛提起‘笑书生’这个早已名满江湖的武林人物时满面得意自豪的神情,?#36335;?#33258;己与他早已相?#21486;?#36319;着沾上了莫大的荣耀,其实也只是对这偶像般的人物充满了崇敬之意罢了。但他忽而又是一脸遗?#21486;?#28385;口叹息的语调道:“?#19978;?#19978;月他已被逐出了书生盟,唉——但笑书生这位少年英杰,哪会在乎什么书生盟?凭他的能耐,完全能再造一个比书生盟厉害千百倍的?#25490;桑 ?/p>

  铁浮屠闻此不住暗暗喃声自语道:“笑书生被逐出了书生盟——?#20570;?#27583;的人出现在成都府——”到此处他终于放声叹息了出来:“你以为自己十数年的日子都默默无闻的安居于乡村,却不见江湖早已找上了?#29275;?#25104;都府还算处在江湖之外么?——”

  他这话似是在说给自己,又像是在说给铁骇涛。但铁骇涛却只当父亲是在对自己言语,不解的道:“什么意?#36857;俊?/p>

  铁浮屠淡淡道:“一个小小的成都府,连日内聚集了书生盟、?#20570;?#27583;两个巨派的人物,这里已然成了江湖血腥拼杀的战场了。”

  铁骇涛闻此不禁血脉澎湃,心?#22868;?#28044;。要知他少年心性,对心目中远不可及的江湖充满?#20284;?#30460;向往,此刻间听闻自己早已身处在江湖漩涡的中心,自是兴奋得手舞足?#28014;?#24403;?#21019;?#31505;着抚掌道:“天助我也!时势正在造英雄,看来上天还是眷顾着我的,我定会借此机遇扬名立万!直上青云!”

  铁骇涛只顾仰天大笑着直抒胸臆,这年轻气盛的少年毫无?#24605;?#30340;吼出了此刻心中对自己所希冀的美?#26790;?#26469;,功名荣誉的向往。却不知自此以后自己竟会经历那么多与?#32972;?#35774;想截然相反,艰难困苦更胜于想象千百?#21486;?#20294;也着实可歌可泣,令人扼腕叹息的故事。

  铁浮屠瞪了他一眼,语气郑重的嘱托道:“少在那里胡言乱语做白日梦了,我只希望你今后若是遇见什么江湖上的恩怨纷争少插手才好,少得惹火?#20185;恚?#30495;正的英雄,正是此刻营造出时势的幕后人物,那?#20540;?#19978;你!”

  铁骇涛本就是一个情绪容易起伏波动的人,听他父亲这样一说,立?#20174;?#26159;一脸的不悦和抗争,立刻辩声道:“凭什么?凭什么我就不能扬名江湖?”

  他说得太过激动,?#25104;隙家?#27492;泛上了红?#20445;?#22068;角更是横飞出了一些乳白色的颗粒,那是他刚才咀嚼了的碎核桃。他顿了顿,吐了口里的核桃仁,继续道:“萧一笑也才不过二十岁,我与他年龄相当,凭什么他十七岁?#26412;?#33021;?#26790;?#28246;?#26286;?#30342;知道他‘文武全才笑书生’的名号?而我十七岁时还在随着你剔骨头卖猪肉?都是人!我?#20154;?#24369;么?”

  铁骇涛越说越激动,这一番发自他肺腑的言语经他这样歇斯底里的吼将出来当真有种?#26790;?#32773;黯然心碎的力量。荣耀和名誉,成名的机遇,这些人世间最?#24378;?#36935;不可求的东西所酿造出的?#19995;?#24773;绪在少年人的心间化作了穿肠毒药。

  铁浮屠也不由得黯然的摇头叹息,不再答话,因他深知铁骇涛的性格,不消片刻功夫便会忘却这阵不悦的。他只是转移着话题淡淡问道:“笑书生被逐出书生盟,近日还来到了成都府这件事你是?#24189;?#37324;得知来的?”

  铁骇涛果然转眼间便抹着嘴角的唾沫星子平静了下来,回答道:“当然是从御河酒楼里表演傀儡戏的姬老头那里听来的!”

  “姬老头——?#30887;?#28014;?#31867;?#21891;自语般的念着这个名字,手中的竹篙不由得放缓了。

  正在此时,忽闻前方薄雾?#20889;?#26469;了一声凄惨的尖叫声,继而又?#24515;?#22899;对叱的声音传来。

  “出什?#35789;?#20102;??#30887;?#39559;?#38395;?#30473;一挑,当即纵步狂奔了过去,铁浮屠回过神来急忙伸出竹篙拦截阻止铁骇涛,动作却是已慢了一拍。

  铁骇涛跨步奔出数丈,依稀望见前方大道上跌坐着两个人,再仔细定睛一看竟是刚才纵马狂奔?#19979;?#30340;两个‘?#20570;?#27583;’门下弟子。只见其中一人胸前穿插过一枝精致长箭,箭身旋绕纹刻着一朵娇艳奇花,花纹从杆尾蔓延藤生至簇头,花朵美艳,却是夺命。那箭?#37319;?#30340;翎毛在愈?#29992;?#20142;的晨阳中金光闪闪。

  中箭的青袍男?#26377;?#21069;和周围地上早已是鲜血遍?#36857;?#20182;额角满溢冷汗,青筋暴现,但一双目光却是紧紧的盯在前方丈余外地上的青?#21450;?#35065;上,?#36335;?#37027;里才是他的性命。

  眨眼功夫,这男子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仰躺在地,仍不瞑目。

  “妖女!我?#20570;?#27583;与你们有什么冤仇过节?怎地如此狠心对我等痛下杀手?!”另一个跌坐在地的青袍男子恨得咬牙切齿的?#38383;?#36947;,却不敢起身反抗,只因他清楚自己远非对方敌手,?#27827;?#39037;抗只是徒劳。

  铁骇涛随着那未中箭的男子所吼的方向望去,只见数丈外端端站立着两匹马,却不是?#24825;?#36825;两个男子所骑之马。而是另外两匹青骢马,青骢马上端端坐立着两个青葱少女。为首一个少女有芙蓉之美貌,寒梅之高傲,两眼水灵,目光却是冷艳至极,咄咄逼人。她手中早已拈弓搭箭,对准了那个地上的男子,准备随时取他性命。

  而他身旁的女子却如同含羞之花,夜绽玫瑰一般文文静静,端坐在马鞍上,轻纱掩面,不见其容,长绫缠肩,默不作声,杀意却丝毫不弱于?#24825;?#22899;子。

  “哼!本姑娘要拿东西从不说一个‘请’字,要取你狗命还用得着给你解释么?还不快快把那包裹拱?#20540;?#19978;马来!烦得姑娘我下马?#35789;埃?#22993;娘我若是高兴了,或许还能给你头颅?#20384;?#19968;箭,让你死得痛快,不必像?#24825;?#37027;人一样,久不断气,白白煎熬!”

  这女子自认为已?#24378;?#23439;大量,法外开恩的事,在那地上男子想来却是实在变本?#27704;?#24471;恶毒残忍了,他已紧张得喉头干涩,浑身颤抖,哪里还有力气去拾取包裹,自寻死法。

  忽听身后女子柔声细语道:“要杀他就赶紧吧!何必逗留。”

  说罢,只见这轻纱遮面的温柔女子肩头微摆,玉臂轻挥,肩头长绫已如活物般扭动飞舞而来,缠住包裹,收回了马上。

  “哼!果真是好恶毒的妖女!杀人性命竟然说得这般轻松!还有天公地道,国理王法吗?还有人性善恶,江湖道义吗?!本大侠今日怎会?#25243;?#20320;两人如此胡作非为??#30887;?#39559;涛闻声站立了出来,挡在地上青袍男子的面前,当?#26149;?#20986;刚才暗?#28404;?#33258;己编好了的正式涉足江湖的开幕词。他虽然首次见到一个大活人转眼间便被长箭贯心,一命呜呼,免不了心头一凛,微微胆怯。但在提起勇气踏出这一步时,正义凛然的轩昂之气不觉间又充满了全身。

  ?#26114;嗆牵?#20320;是何方大侠?可能报上名来?”

  ?#20004;?#32654;艳的女子将箭头转而对准了铁骇涛。而地上的青袍男子忽见救?#29301;?#24403;即忍不住摆头谢恩道:“多谢少侠救命之恩!”

  其实他自己心中也不敢肯定这粗布麻衫的少年人能有本事救得了自己的性命。只是但愿如此罢了。

  铁骇涛一时半会儿编不出名号,那姑娘冷笑一声道:?#26114;牵?#25105;道是什么正义侠士,原来只是一个妄逞英雄的草包!”

  娇声停时,长箭已然离弦而走,?#21697;玎侧病?#38081;骇涛本领不弱,怎奈毫无与人交手的应验,更不知如何提防这任?#36828;?#20026;的?#20004;?#22899;子。

  眼见金翎箭对?#24049;?#38388;而来,铁骇?#20301;怕抑?#19979;竟想不出如何应对接招,更无时间?#20174;?#23545;了,只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忽然竹篙声响,青光?#20937;?#37329;翎箭在铁骇涛面门尺余处被青竹篙截住,一分为二。趁此间?#21486;?#38081;骇涛急忙下意识的侧身而?#31890;?#37027;箭簇一头速?#20154;?#28982;大打折扣,方向也因此稍?#20113;?#31163;,但仍然直直往前,竟落在了那青袍男子闪避不及的腿骨上。

  “爹!多亏了你这一扫!孩儿险些丢了性命!?#30887;?#39559;涛暗自庆?#25671;?/p>

  “你这英雄,本领通天,怎会?#34892;?#21629;之虞?”

  铁浮屠目光瞬也不瞬的盯住在马上两女身上,防备着对方的下一招出手,嘴上却是极度不满铁骇涛的鲁莽,?#21019;?#30456;讥。

  天空突然有孤鸟飞过,带来阵阵呜咽般的哨响。

  为首的女子闻声?#25925;掌?#20102;花弓,脆声娇喝道:?#21834;?#27178;扫千军铁浮屠’这‘浮屠扫’果然厉害!前辈既是隐居多年的英豪,想必就该知道,伤心花开日,金翎箭落时,这是谁也?#20540;?#19981;住的!今日我任务已完,时间紧迫,也不便再与你们?#21862;?#22909;自为之!”

  语罢,两女打马而走,循着那呜咽哨声滚尘而去了。

  “伤心花开,金翎箭落——?#30887;?#28014;屠凝目望着隐入薄雾中绝尘而去的两女,不再追赶,嘴里念着这八个字,更是像在念着一句古老的恶?#21632;?#21650;一般。

  而铁骇涛却是呆呆的望着身旁的父亲,在心中不住的暗暗惊讶,自己从小到大都只见他杀猪割肉,虽也教自己功夫,但?#30340;?#24819;象他竟是刚才那美艳少女口中的“横扫千军铁浮屠?#20445;?#34429;曾料想到父?#33258;?#26159;武林中人,却不知他还是这年纪轻轻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后生女子都能辨认出来的“江湖英豪?#20445;?#36824;?#24515;恰?#20260;心花开,金翎箭落”又是什么意?#36857;?/p>

  若是在平时,铁骇涛早已迫不及待的询问起来了,但慑于刚才的一箭之惊,自己一时半会儿是万万不敢再在父亲面前理直气壮的询问这关于武林江湖的事了。

  “这两个女子衣着艳丽,颜色?#23614;睿?#33136;间皆佩戴了锦绣香囊,长发只用柔丝轻束。她们——她们难道是女真族,贞女宫的人?”

  铁骇涛望着远去的马蹄,如此揣测道。少年人心中却在不知不觉间对刚才那美艳和杀?#38745;?#23384;的女?#19982;?#27698;出来一种莫名的情愫。

  “哼,铁英雄果然见多识广,竟然知道是贞女宫的人,怎奈差点连小命都丢了!”

  “我——?#30887;?#39559;涛一时间无言?#36828;裕?#20294;知父亲如此尖酸刻薄的讥讽自己实在是关心自己的性命安危,刚才那一箭自己若是早有防?#31119;?#33050;下踏出一步父亲所教步法中的‘花丛舞’也会拿捏住那一箭的,自己却竟然如此鲁莽冲动,不知天高地厚。

  ?#32610;?#22899;宫远在北方长白?#21073;?#23467;中门人竟也来到了成都府,只希望她两人不会将刚才这?#24405;?#22312;心上。下次见着这些舞刀弄枪的江湖中人,自己?#20384;?#23454;实的走远点!?#30887;?#28014;屠神色肃然的郑重说道。

  铁骇涛心?#20852;?#19981;赞同,但也终于不再辩驳,只道:“那这个‘?#20570;?#27583;’的人怎么办?”

  两人转身望向地上痛苦哀嚎的青衫男子。

  “你既然已经插手,就不能见死不?#21462;!?/p>

本站所收录所?#34892;?#24187;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4002215号-1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开奖
云南时时彩网 体彩超级大乐透127期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一等奖奖金多少 模拟城市4赌场插件 26选5好彩2中奖概率 香港三肖中特之特码网 最新河南22选5走势图百度 中国足彩14场胜负彩500w 吉林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 体育彩票足球竞猜 黑龙江十一选五正好 乐透码2019 三分彩官网 cba半决赛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