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武侠江湖 > 笑书生Ⅰ:傀儡戏(书号:10084)
笑书生Ⅰ:傀儡戏  文/李天强

第一十六章    天生毒门(二)

  “新年绿圃,消灾祈福。”

  年轻的公子温文儒雅,带着淡淡的笑,掀开侍女手中端着的托盘上的红绸盖,端起天蓝的青花茶盏,一盏盏递到在座请来的各个堂口的堂主手上。每递一个,就这样轻声祝福一句。

  蔡鑫最后一个接过茶盏,道一句多谢二公子,年轻公子点头回礼。

  他将杯沿轻轻触在唇角,微微仰头,温热的清香沁人心脾,茶水刚刚咽下喉头,耳边便传来一声杯盏掉落的?#38738;?#30862;响。

  厅里的众人被这茶盏碎裂的声音吸引去了目光,紧接着便看见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唐胖瘫倒在?#35828;?#19978;那滩茶水里,瞳孔放大,面色由红变紫,嘴角缓缓淌出褐色的浓血来,腥味扑鼻。

  “倒尾七夜!”蔡鑫心头一凛,霎时间手足无措,往后退了两步,腿?#34892;?#21457;软打颤,却又不敢坐下。

  厅里的众人面面?#22163;錚?#30031;不作声,这些人皆是在天生毒门任职了大半辈子的老江湖,还?#34892;?#22810;是从前二公子他爷爷屠老爷子手下的亲信,这些人只瞥一眼坐在正座上一脸若无其事,面色温和的二公子屠城,便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

  “诸位坐下吧。”屠城指了指众人身后的椅子,示意道。

  蔡鑫第一个坐了下去,刺杀左丞相那晚都没现在这样?#21482;?#36807;,至少腿没有软得几乎没力气支撑自己,二公子再不说话,他估计自己都会?#28393;?#20303;瘫坐下去。

  进入这一行时他便早做了随时赴死的心理准?#31119;?#20837;门十几年来,虽有过生死一发的时刻,但比起其他惨死在争斗中的?#20540;?#26469;自己也算有惊无险了,而且地位一年比一年高,随时赴死的勇气已经被永不会失败永不会死在敌人手下的自信所?#28108;傘?/p>

  这?#32622;?#30446;的自信何尝不是另一种畏惧的软弱?

  而此刻,先前还与自己有说有笑一同?#20185;?#30340;唐胖,居然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被自己的主人赐了一杯倒尾七夜茶!

  自己呢?

  二公子不似敌人,他是自己的上司,君要臣死,即使你多不想死,也很难逃过一死,况且像二公子这种屠老爷子一手培养出来的毒门天才,要自己死也只是弹指之间的事。

  蔡鑫慌张的抬眼看了看屠城,心中暗暗道:天生毒门如今的掌门虽是大公子,但二公子依旧是门下众堂主的人心所向,可是,他竟然对手下直属堂主——

  “你们心里一定是在想,我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在春茶宴上当着众堂主的面杀了唐胖。”屠城喝了一口茶,背着手站起身子,二十左右的年纪,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不符年龄的老成持重,仿佛自己能?#21019;?#19990;间一切人心,万事运转的规律?#23478;?#34987;自己牢牢掌握。运筹帷幄的自信用来形容他,再合适不过了。

  众人面面?#22163;錚?#24819;说话却又不知该怎么说,二公子的手段众人早就明?#31069;?#20309;况刚刚在面前倒下一个唐胖,自?#21644;?#19968;说错了一句话——

  没人说话。大家都低着头。

  屠城往大厅中间踱了几步,走到唐?#20540;?#19979;的地方,尸体已经被下人抬走,地上只剩下一滩血迹,茶水和碎茶杯,接着有两个下人拿着拖把扫帚走了进来。

  “在座的各位大多是我的长辈,不仅在家父任职掌门期间效力过,更有好几位还曾是我爷爷的亲信,从我踏入药草堂第一天识毒开?#36857;?#25105;为毒门所做的一切决策贡?#23383;?#20301;都是?#24515;?#20849;睹,诸位可还疑虑屠城?”

  众人抬头左右相顾,心中皆想,二公子整顿毒门虽然铁血手腕,但这些年处事的确公正果断,众人都?#24378;?#22312;眼里的,天生毒门近些年?#24515;?#21147;接不少其他大门大派的单子,可皆是公子的功劳。

  “可是二公子,这唐胖?#20040;?#20063;是毒门下直属药堂的堂主,我等自然相信二公子这样做自有理由,可万一掌门他问起来这件事,我等该怎么回答?”

  蔡鑫不用抬头也知道这吞吞吐吐的声音来自德州堂口张天生这老头子,这人是天生毒门的三朝元老,从屠万里老爷子到上一任掌门屠江河,再到现在屠城的哥哥屠青山,上下历时五十几年,靠着一副唯唯诺诺人畜无害的面孔在天生毒门根深蒂固。

  “大哥那里,我今晨就早已告知了,你们不必操心,大哥也不会再提起的。”屠城声音轻柔,极具安抚力,众人听他这样说便都放了心,竟然皆都不去思索屠城为?#20301;?#26432;了手下一个壮年干将唐胖,仿佛屠城所做的一切决断都是理所应当。

  只有蔡?#25105;?#26087;在心头纳?#25169;?#32034;,他想起这件事必定和二公子派?#34081;?#32982;去成都府跟踪贞女宫和笑书生等人却丢掉了眼线有关。

  这些人?#20852;?#23545;二公子有这么重要?唐胖失手居然逃不过死的?#22836;#?#32780;且从唐胖面见二公子开?#36857;?#20182;可还未曾禀告过一?#30475;?#27425;行动的情况,二公子是怎么知道结果的?难道他早已另派了人跟踪监督唐胖?蔡鑫想不明?#20303;?/p>

  “对了。”屠城忽然想起什么来,对张天生道:“张爷爷在天生毒门里是?#19990;?#26368;深的堂主,城儿已经备妥了五千两银子,有劳张爷爷代城儿送往唐胖的堂口安抚他的家属孩子。”

  张天生起身长揖道:“二公子放心,张老头自会处理妥当这事。”

  屠城不语,同样回身长揖鞠躬,离开了大厅往后堂走去。张天生在天生毒门混这么久,早已成了人精,屠?#20146;?#28982;不用操心他会用什?#21767;?#21475;给唐胖的三个孩子一个侧室一个正室解释。

  大厅里的人看着负手远走直至背影消失的二公子,长长舒了一口气。一口饮尽杯里的春茶,起身出厅下往山下走去。

  大厅里摆了火炉,拖把擦拭过的地面已经干燥,没?#20852;?#27627;躺过死人沾染过毒血的痕迹,就如同众人刚?#20185;?#26102;那般,可众堂主都绕着那团地面走,仿佛担心自己沾上一丝那地面的?#39029;?#23601;会步上唐胖的厄运后?#23613;?/p>

本站所收录所?#34892;?#24187;小说、言情小说、都市小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乐部有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4002215号-1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开奖
湖北快3未出号统计 斯诺克球杆 平码规律三中三免费区 广西11选5走势图 三d连线带坐标走势图 如何查双色球历史记录 广西快乐双彩胆拖价格表 体彩大乐透连号走势图 新时时彩和值技巧 竞彩篮球大小分攻略 3d开机号与试机号历史对应码 搜狐彩票开奖频道 山东体彩11选5 平码是什么意思 浙江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