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玄幻奇幻 > 东方玄幻 > 奇迹幻想(书号:11697)
奇迹幻想  文/横峰扫月

第一章    月色无瑕

“天堑长河落白沙

“茫茫天下只余他

“少年将军冰冷的盔甲

“和白雪相拥坠下……”

铭很讨厌熟睡之?#26102;?#38083;声惊醒的感觉,浮躁地一抓枕旁?#21482;?#21322;张着睡眼瞥了一下来电显示:雷。

“喂。铭,你快洗洗出来了,今天是同学聚会的日子。”

刚接通电话,好友的催促音像是蚂?#26174;?#32819;边攀爬,吵得耳膜发痒。

铭随口应?#35835;?#19968;声,打着呵欠挂?#35828;?#35805;。静躺半响,目光正对刻?#25490;?#26354;晦涩?#21450;?#30340;天花板。?#21450;?#32321;复交错,宛如纹理深奥的奇石断面?#36857;只?#26159;次元交错的超弦星河图。

看着看着,铭感觉一阵目眩。

十五分钟后,喧闹城市的一个十字路口。

“铭,你没睡?#33579;俊?/p>

?#30528;?#20102;拍铭的肩头,关切地问了一声。

铭笑了笑:“近几年里,我就没有哪一天是睡好过的。”

雷沉默,复杂目光取代了眼中关切,低声:“你还没有放弃?#20426;?/p>

“你还会阻止我?#20426;?#30447;着好友沉寂的脸,铭脸上笑意忽浓。

简短对话忽断,两人心照不宣的沉默。有那么一瞬似如天塌地陷的窒息?#25346;幀?/p>

喧闹城市人流熙攘,顿足于此的两个男子,宛如死咬河床的顽石,不动分毫。

忽然,一个身着水蓝长衫的女子与两人擦身而过。匆匆一瞥间,铭看到她的脸?#22909;?#30520;酷齿,莹白洁净,透着一分宁静,宁静中又带着一分慵懒。

“雷。”

铭忽然出声,打破这分?#25346;幀?/p>

“怎么?#20426;?/p>

铭脸?#19979;?#20986;罕见的爽?#24066;?#23481;,似如沐春风,神采飞扬。他指了指刚刚错身而过的蓝衫背影,凝声:“帮我查查,强奸要判多少年。”

雷点头,摸出?#21482;?#24403;真开始搜索。

铭微笑着凑过头来,忽而眼前一花,耳边有嗡嗡沉闷声响荡着不停,头顶某处传来了疼痛感。铭感到一阵昏阙,目眩神迷。

雷抬手擦了擦?#21482;?#37329;边,轻轻皱?#36857;骸?#19979;次换个铁边,可以当砖头用……”

第一章 月色无瑕

海国的风,带着些许润泽暖意,嬉笑拨弄轻步慢移的闲云,忽而一转,飘向一望无垠的荒原。即使是清冷萧瑟季节,寂?#28982;?#21407;亦浮出一抹清爽生机。

连缀沧云与海国的云海草原,曾有?#25991;?#27969;民活动。牛壮羊肥,牧童欢唱。一碧万顷的草原,一度生机澎?#21462;?#33267;云族一?#25345;?#22303;各族,进而矛头一转,直指南方海国。?#20132;?#24573;起,碧绿草原渐显颓态,经年灼烧,已显枯黄。至今,名为云海的万顷草原,已是死气沉沉的萧瑟荒原。

瑞泽的风流过,轻轻抚摸枯黄藤草,飘飘?#24230;ィ?#20110;荒原的更远处,触摸到了稀罕人迹。

这是一支由近十辆马车组成的商队。领头的商人身着锦袍罗缎,圆润的脸显胖,黑溜溜的眼珠子不时转动,?#20102;?#30528;雪亮的光。其后是被货物塞满车厢的马车以及数十名随行的精壮男子。壮?#30340;?#23376;均是光着膀子、手持铮亮大刀,沿?#20928;?#36865;。

一路走过,满目萧条。静默荒原,除开枯黄藤蔓与狰狞交错的沟壑,便是偶然翻出地表的枯骨。两国征战,焚毁的不仅仅是一碧万顷的美丽草原,还有视死如归?#20960;?#25112;场的骁勇战士。

轻轻流转的风,如母亲温暖的手。抚摸荒芜大地的同时,亦安抚埋骨荒野,再?#21387;?#20065;的亡魂。

人性的贪婪是永无止?#22330;?#22914;同一统人族的云皇依旧不满现状,起戈海国一般。为牟取暴利的商人亦可冒血光危机,?#20992;?#20113;海荒原。

沧云与海国文明进程的差异,导致两国物价存在云泥之差。沧云卓越的纺锤工艺、种植、冶炼?#38469;酰?#30427;产缎匹、绣彩、金帛、丝绸、茶叶、瓷器、铁器、药材等等商品,在海国可售出数十上百倍的天价。而海国海量的珍珠、玛瑙、水晶等等奢侈品,在中土亦是?#22737;登?#37329;。

以高价出售沧云工艺制品,再以?#22270;?#25910;购海国珍珠,进而辗转回国出售。其中惊人利益,可令无数商人为之疯狂。

可,这?#31449;?#26159;凡人的利益。

温和的风淌过,穿过商队,飘飘落在商队末处,驾车的玄袍男子身上。

这是一个面目冷峻的男子,少年模样,谈不上丰神俊朗,洁净的脸亦是眉清目秀。少年的眸子带着淡漠世俗的冰冷,恍若森冷锋锐,慑人心魄。仔细看去,或会发现,少年漆黑眸子的深处,流溢着厌倦世俗的沧桑——一个,老成的少年?

微风下,少年身后车厢的锤炼轻轻晃动。忽然,一直白皙细腻的小手掀开垂帘,手腕间水晶连缀的手链晶莹澄?#28023;?#39118;中叮当。有少女的声音清脆荡开。

“喂!吴潇,到底还要多久才到海国啊?#20426;?/p>

?#24179;?#20284;?#23525;?#21448;清爽可人的音线在风中摇曳,像是一曲醒人耳目的欢快律动。

被唤作吴潇的少年并未回头。一手紧紧勒着缰绳,另一手则贴在胸口,轻轻抚着被他佩挂胸前的光洁水晶,冰冷的眸光忽有那么一瞬的飘忽,怔怔失神。

“哼!真是个木人!”

语毕,车厢内探出的手忽而抽回,斑?#33633;?#24088;再度落下,轻轻隔开两人。

数日里,这般画面如若时光回放,已重复多次。至始至终,吴潇都未曾理会过车厢内的女子。而女子似对吴潇极感兴趣,每日都会找吴潇搭话。?#19978;В?#30896;到的是连串钉子。

静默中,时间轻轻走过。不时已是夕阳在山,火红?#37266;粲吵?#34074;蓝的天,血红一片。待天际血光散去,暮色轻轻落下。又一个漫长的夜,轻步而至。

“?#20540;?#20204;,今天就在此扎营歇息?#26705; ?/p>

领头的商人轻咳两声,便是回头一吼。徐徐而进的商队应声而顿。忠厚的随行者们手脚麻利地干起活来,不消片刻,数顶营帐已经扎好。营帐外,有篝火升腾,便是开始炊米烧饭了。

吴潇虽与商队同行,?#24202;?#38750;辗转两国的商人。若非境况危急,吴潇也不会与?#35828;?#20805;满铜臭之味的商人?#20852;?#20132;集。

此刻的少年,与远处商?#33579;?#26684;格不入。忙碌商旅神色不一,有人欢笑亦有人惆怅,若同一卷刻画人事炎凉的百态图。吴潇则是置身事外的旁观者,冷眼看过。

吴潇下了马车,一个人静静地躺在枯黄草原上,盯着天?#26041;?#28176;繁盛的星火,以及冉冉升起的圆月。少年冰冷的双目,忽有那么一瞬的柔和。轻轻地,吴潇嘴角弯起一抹会心的笑意。

忽然,眼前视野骤变。漫天星河化作了女孩莹白美丽的俏脸。却是车厢内的女子,不知何时跑了出来,精巧的脑袋直接横在吴潇脑门之上,此刻正掩口而笑。

“嘻……原来你这个木人也是会笑的。”

吴潇轻轻皱?#36857;?#30447;?#25490;?#23401;如花笑颜,柔和目光再复冰冷,淡漠地回了一句:“忘忧,你很令人生厌。”

少女名为忘忧。她身着水蓝衣裙,在初升的月色下,泛着醒目氤氲。相貌清甜,明眸酷齿,乌黑秀发被她扎成发髻,仅留两缕短辫,至两颊轻轻垂下。欢笑的她,有着沁人心脾的魔力,令人耳目一新。宛如灼热大漠中的甘泉,给人以温馨希望。

她与吴潇,宛如光暗相间,两个世界的人。

听着吴潇清淡的话?#38126;?#24536;?#20999;?#37324;也有了怒气,凶巴巴指着吴潇,脱声:“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吴潇眉?#20998;?#24471;更紧,辗转身子,进而翻身而起,静静地盯着忘忧:“过分的人,是你。”

忘忧微微一怔,盯着吴潇冰冷的目光,她忽然感到一阵惊恐。这般目光,她似曾见过——吴潇,是想对自己动手?

忘?#20999;?#22836;一跳,轻巧后退,若迎风而舞的落红,竟一?#23601;?#20986;五丈之远。她轻轻捏住手腕被水晶连缀的手链,灵动大眼忽?#38405;?#37325;,紧紧盯着吴潇。

“从一开?#36857;?#25105;本不认识你。无所谓过分与否。你若再无理取闹,我定不留情。”

盯着忘忧戒备的目光,吴潇轻轻理了理沾染泥沙的长衫,转而回身,向马?#20302;?#39039;之处走去。

“喂!你这个?#35828;降字?#19981;知道,我是关心你啊!”

忘忧真的怒了,气鼓鼓地盯着吴潇背影,忍不住跺?#29275;?#21385;声脱口。

关心?

吴潇的身子轻轻一顿,沉默中,吴潇蓦然回身。正瞧见女孩因为委屈已有晶莹泪光的俏脸。月光下,她的脸?#31449;?#33721;剔?#31119;瞥?#28552;无?#26223;?#32654;好。

?#21738;?#30340;月色,有着一扫寂寥清冷之态的柔美。如若悲悯神祗垂怜苍生而?#20302;?#31397;视人间的温柔目光,又似如天真女孩会心而至的娇美笑颜——盯着吴潇诧异失神的目光,忘忧忍不住笑了。

两人沉默相视,清风月下,似有那么一瞬天高地阔,白云苍狗的凝滞。

这个陌生的世界,于己而言,何时有过关怀?

她果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少女。

“?#24653;弧!?/p>

终于,吴潇出声。认真盯着正含笑的女孩,颔首。

“嘻……你这个人,也并非外表这般令人讨厌嘛。”

忘忧抬手擦了擦脸颊泪水,洁净俏脸似如此时月色般娇柔清丽。她走近,顿于吴潇跟前,落落大方地伸出手来。

吴潇微微一怔,忘忧则满不在乎地说:“握手之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吧。”

握手与牵手,又隔了多少界限?

真是个不拘世俗的女子。

静默中,吴潇目光复?#25317;?#30447;着忘忧光洁?#20013;摹?#24573;然,吴潇摇头,轻?#38126;骸?#25105;的朋友,在遥远的星海之外。这个世界,我本没有朋友,亦不需要朋友。”

“喂!你……”

忘忧怒火再起——这个木人,果真是个?#26003;埃?/p>

可忘忧刚刚说出两个字,到口的后半句话,已经说不出口了。

她看到,吴潇淡漠双眸中的冷酷肃杀。那一瞬,她感觉少年漆黑的双目如若猩红。这个少年,如若浴血修罗般可怖。

他背后,究?#25346;?#34255;?#26049;?#26679;的秘密?

“比起无暇月色,我更?#19981;?#20805;斥殷红的血月。”

忘忧失神震惊之际,吴潇冰冷刺骨的话音幽幽荡起。

本站所收录所?#34892;?#24187;小说、言情小说、?#38469;?#23567;说及其它各类小说作品、小说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上海作家俱?#26893;?#26377;限公司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59号  沪ICP备14002215号-1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手机版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快乐十分钟近期未开 图表编号规则 3d开机号对应号关注号金胆 26选5开奖公告 今晚排列三预则 11选5有啥漏洞稳赚 决胜21点数学原理 广东彩票11选5走势图 休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一码三中三 广东好彩1分布图 福建11选5号码推荐 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